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希望在外的孩子们健康平安

 
 
 

日志

 
 

【原创】巨流河城的往事(2018\3\26)  

2018-03-27 11:24: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巨流河”三个字,在我童年时就早已印入我的脑际。因为那是我母亲的娘家,在她的闲聊中常常说起哪里的人和事。我把它们都当姥姥家的故事听了。
       大约在我学前的一年,父亲抗美援朝回来时,将母亲,我和妹妹送往巨流河城的姥姥 家去“住娘家”。给我第一印象的巨流河城是到她那的第一个夜晚,下了火车,天黑黑的,没几个人影,火车站没留下印象。只有几处暗红色的信号灯是亮的,这还是来之前父亲在一个小本本上告诉我们的铁路信号灯啥样子。由于自己个子小,腿不长,紧随母亲的脚步,艰难地买过几条铁轨后,小心翼翼地走下一个高高的坡路后,才到了一段较平 坦的小路上,两边什么样已不记得。父亲抱着妹妹,挎个大包袱,母亲领着我,也背个包,几口人靠父亲手里手电筒的光走过一段长长的路后,通过了一个狭长的城门洞,不一会就到了姥姥家。
       姥姥家有姥姥,大舅、大舅母及两个小表妹,她们的年龄和妹妹相仿。大舅在外地的一个水利部门工作。老舅比母亲小十几岁,刚念小学六年。姥爷早年在外经商,在通辽的一次鼠疫中去世了。
       在姥姥家那段日子,我经历了不少的见闻。最让我惊心动魄的是一个深夜,突然听到距姥姥家不远的学校里响着急促的钟声,人们乱哄哄地高喊着:“水来了!水来了!------快堵城门!”与混乱的喊声中,我似乎听到了老牛一样的闷吼声。后来才知道那是水头来临的声音。老舅早已跑了出去。再后来才想起那天夜里经过的城门洞为何堵得那么狭窄的原因了。
       第二天早上,老舅带我登上城墙,眼前白茫茫一片,庄家和树木都没在水里,有的只露个小尖尖。水面上还漂个大木箱,还有一头大猪随着水流翻滚前行。脚下的城墙虽然周边长满了荒草,但平坦又宽敞,登城的老老少少,有的默默地看着,有的议论什么- - - - - -
       过了几天,城门打开了,家家户户充满喜悦地跑出城外去捡大水遗留下的鱼虾。老舅拾回一条比饭桌还长的大鲶鱼,还有一些螃蟹和一个小乌龟。当姥姥将螃蟹下锅时,它们努力向外爬,弄得大黑铁锅唰唰地响,可是一个都没逃出来,慢慢地变红了,不动了,集体死掉了。可是小乌龟却很顽强,老舅踩在它身上它还活着。一场大水让我大开了眼界。但心还余悸,会不会还发大水呢?姥姥说不会了,每年只在夏季一次。可自那以后,再也不发水了,因为修了水库了。
      逐渐地我和我家房东的解放哥哥也熟了起来,因为姥姥家住不下我们娘仨,在她家附近为我们租了个对面屋,这家人热心善良,母亲在生弟弟时,柳大娘跑前跑后地帮忙。记得妈妈说这家人在当地算是望族,多数人在外地求学干事。柳大娘的丈夫原是一名国民党军官,“8.15”光复后,还为他弟弟领回一名日本遗孀做了妻子。说人很漂亮又贤惠。一次,我刚从屋里出来,就发现解放哥哥俩脚朝天栽在水缸里了,我惊恐地喊着:快救人呢,解放掉缸里了!对门大娘鞋都没来得及穿赶忙将他儿子救了出来。这又是一件让我惊心又难忘的事。
      在母亲住娘家的一年多,我和姥姥周边年龄相仿的儿童几乎都混熟了,不但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也时常到他们家里去看看。有的让我看他家留声机,有的领我去火车站看火车。看火车时,我才惊奇地发现原来火车站和铁道都是建在高高的路基之上,车站很小,只有几间小房,几个工作人员。原因就是这经常发大水,铁路也时常被冲断。站在车站边,回望巨流河城时,她远远地被一片片庄稼和树木几乎掩没了。只有影绰绰感觉,我简直不相信我能随着父母走了那么远的路。再远望去,她的四周都是不高不矮的山坡,有的是碉堡,有的住着稀稀落落的一些人家。她们还告诉我咱这离前边的沈阳只一百多地,下一站就是新民县城。离阜新也近,家人常去那边做点小买卖。
       白天,城里比较热闹,沿着进出城街道两旁有一些商铺和临时卖东西的人。对我这个乡下的孩子,算是热闹非凡了。本来,伪满时期,姥爷和大姥爷还有几位姑姥姥在通辽市和周边城市做着生意。由于“8.15”光复,和一次鼠疫,生意败落了不少,解放后,只有少部分在大姥爷的经营下公私合营了。姥姥便领着大舅一家和尚在年幼的老舅到这个小镇落户了。大舅参加了工作。母亲早已出嫁。因为是后来户,没有土地,除了靠大舅的工资维持全家生活以外姥姥还靠给人家缝补洗涮换些零钱,在城外还开点小片荒贴补生活。姥姥去北城后干活时,我也常跟去看看,站在城墙底下,望着她高大的身躯,觉得她真了不起,能为城里人挡住那么大的洪水猛兽,心生无比敬意。在她高大的身躯上还有一个人的故事,曾美传全城——
       伪满时,有一名警官,爱慕上了这个城里远近闻名一位俊俏姑娘,姓牟,因为梳着一条长辫,人们都习惯地称她“牟大辫”。这位警官已有家室,还想娶她为妾,被她一口回绝了。从此这位警官经常登上城墙向牟家的方向张望,寻觅姑娘的身影。久而久之,患上了相思病之后一病不起而亡故了。从此姑娘也不再嫁人。父母去
世后,跟着兄嫂勤勉度日。解放后,哥嫂们迁往外地了,过继给一个侄儿为伴。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孩子到沈阳去读书并工作成了家。但却很少,甚至根本都不回来看她照料她。随着年龄的老去,一个人愈加艰难,房屋也年久失修,时而在乡邻和集体的帮助下维持生存。一年,城里住进一批修铁路的工人,其中,一位单身老工人听说她的情况后心生了怜爱,亲自照顾起她的生活来。直到她生病到病故,都一直奉陪到最后,并料理了她的后事。她的侄儿来后遭到了众人谴责,她姑姑的一点遗产都回馈了老工人,她侄儿什么都没得到。这段真实感人的故事,传遍了全城,也深深地印记在我的心里经久难忘。
       巨流河城,不但因为她是姥姥家在我心中难以忘怀,更因为她的不同凡响,和一些美丽传说,在我心中难以忘怀。隋着年龄的增长和求知欲的提高,通过读史学文,从史学和文化的角度更清楚了她的本来面目。
       巨流河是辽河千年的久经之地,造就了巨流河的古老文明。早在公元六世纪初,高丽族占据了辽河西部,即巨流河城东侧,建了一座“独木关”城,在一个小山包上,南北110米,东西宽90米。巨流河城始建于清崇德六年,原为水军都督府,康熙二十年值此巡查司。乾隆四年镇河提督林玉柱重修该城,成方形,周长1940米,
清代,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四位皇帝先后十次东巡祭祖往返多径此处。期间,经乾隆口谕,将“独木关城“改为“巨流河城”。村子也叫巨流河村。此后,又建起了航运,上至三江口,下至营口。靠水运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多,人气、经济,文化也日见繁盛。
        解放战争时,国民党在此扒掉城墙砖修防御工事,毁城近二分之一。解放后,58年“大跃进”生产队和村民又大拆城墙砖,该城大部分被毁,改革开放后,村民又取城建房辟园。目前北城和东城还有较明显的遗迹。街道还是原来的走向。周边的神庙、朝阳寺、高丽城已都荡然无存。
       历史的时光磨失了巨流河城高大的身影,但抹不掉她在历史洪流的回音,一段残垣断壁,告诉人们她曾经的存在。已七十多岁的老舅还健在,表兄妹们也生活的很好。每当我踏上巨流河那片土地时,都使我回顾她高大的身影和那巨流的轰响- - - - - -(完)
 
【原创】巨流河城的往事(2018326) - 乙木 -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原创】巨流河城的往事(2018326) - 乙木 -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注:本文中的历史性资料和图片来自网络,在此表示感谢。(乙木)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